公司动态

日本医疗之心脏内科名医介绍:斋藤滋

  海外医疗行业领导者携康长荣2015年初与亚洲最大、世界第三大的医疗集团“德州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广大患者赴日本享受高水平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提供更多选择。

  湘南镰仓综合医院作为德州会下属医院,在日本享有很高的声誉,特别是心脏内科和心脏外科实力非常强大,而心内科的斋藤滋副院长,作为1990年就访问过中国的心脏专家,在国内心脏治疗领域也很有名气。湘南镰仓医院心脏内科,不仅是日本心脏内科专门研修医院,而且是日本心血管介入治疗学会指导研修医院。到今为止,该院给与了日本国内大多数的年轻医师研修的机会,他们在结束研修后任职到日本国内各大医院,乃至成为世界范围内医院凤毛麟角的知名医师。

  我们在这里对斋藤滋副院长做简要介绍,并附上我公司送患者去湘南镰仓医院治病时,公司高层与斋藤滋副院长访谈的记录,希望对广大患者有用。

简介

  斋藤滋

  1.   湘南镰仓医院副院长、心脏内科科主任
  2.   日本心血管介入治疗学会专门医认定制度指导医生,被认定医师,专门医师
  3.   日本心脏学会,上级临床医师(FJCC Japanese College of Cardiology)
  4.   日本心脏内科学会认定专门医师,日本内科学会认定内科医师
  5.   FACC(美国心脏学会正规会员)、FSCAI(美国冠动脉治疗学会正规会员)、FAPSIC (亚洲太平洋心血管介入治疗学会正规会员)
  6.   日本心脏康复学会,临床研修指导医认定医师
  7.   心脏内科学会会员
  8.   日本非盈利性桡动脉国际组织主席,亚太心脏介入组织副主席

  斋藤滋1975年于大阪大学医学部毕业毕业,是湘南镰仓综合医院在开院前认聘的医生,是该医院最初聘用的一批职员。从1988年年末把完全从零开始的本院的心脏内科、心脏导管检查以及心脏导管治疗领域打造成了日本乃至全世界都有名的医院。

  下面是我公司高层陪患者去湘南镰仓医院看病时与斋藤滋副院长的访谈:

中国医疗初印象?

  携康长荣:斋藤滋老师,我听说您很早以前来过中国讲学,当时中国的技术和日本的技术有什么不同?

  斋藤滋:我第一次去中国的时候是1990年的12月,当时北京国际机场也只是有一个候机大厅,非常的小。那时发现,一下飞机,发现大家的衣服都没有颜色,唯一的颜色是都是绿色的。当时也没用高速公路,就是普通的道路。我当时去的是安贞医院,当然还有阜外,还有北大医院,这3家医院。

  携康长荣:比较有名的那3家医院。

  齐藤:是的。最让我吃惊的就是当时胸片的机器非常的差。还有一个就是现在大家为了防止细菌感染用的橡胶手套,当时也是没有的。在那样的环境里,我也为当时的患者进行了治疗。当时我自己没有带工具,用的都是当地医院的工具。

  当时中国的医生,他们不会讲日语,我们彼此用着不太熟练的英语进行沟通和交流。那对于当时的我来讲,还是有些震惊的。还有一点就是在纵观世界的时候,又回到了医学的原点。当时环境确实很艰苦,但是那段经历对于我来讲,确实也很珍贵。当时认识的中国的医生,比如胡大一医生,阜外的高路林医生,还有北大的医生胡勇等。和这些医生初次在中国见面,和大家进行学术的讨论,从对于中国完全不知道,到渐渐的理解,哦,原来是这样啊。

支架应该放几个?

  携康长荣:现在中国国内解决心脏堵塞一个主要方法是放支架,那么请问您,在放支架的时候,是要放一个还是两个,有什么判断的标准吗?比如说堵塞到百分之多少就放多少支架之类。

  斋藤:有一种前期检查,我想在中国最近也有这样的检查,叫FFR。是调查血管内壁压力的,从哪段到哪段是需要治疗,是根据这个来决定的。 然后呢,根据病变部位坏掉的长度,如果这个长度放一根支架就可以解决就放一根支架,如果不放置两根支架就有的地方无法支撑,就需要两根支架。

  携康长荣:中国现在也是有在做这个检查的是吗?

  斋藤:对,是的,类似于阜外这类的医院都在做。但是,怎么说呢,只有一些大医院有这个技术,地方上的医院很少用这个技术。因为这个技术比较复杂,而且费用稍微高一些。

  携康长荣:然后关于支架治疗,像这次要治疗的患者也是一样,他是37岁的时候。

  斋藤:很年轻呢。

  携康长荣:对是的。5年前,37岁的时候放入了第一个支架,第二个支架是在阜外放的,其实在放第二个支架的时候,阜外的 医生说放第三个支架很困难了。然后等状态再不好的时候,去找阜外的医生,阜外的医生说已经不能做支架了。然后找了关系,在安贞医院放了第三个支架。然后那个时候被告知,如果还是不行的话,下次一定需要做开胸手术了。所以患者来咨询日本的治疗了。

  斋藤:恩,对,是这样,比如这个是坏了的血管,最先把支架放在这里,然后是这里,最后是这里。一直这样的放进去支架的话呢,这个地方连搭桥手术也无法做了。所以出于这个考虑的话,这样的三根支架治疗之后只能选择别的地方搭桥了。

  携康长荣:那就是说就这样观察是比较好的对吗?好像是说这个血管的位置不太好…

  斋藤:恩,不是这样的,其实通过影像看起来没有特别严重的再堵塞。

  携康长荣:恩,但是病人说现实状况是,还是会胸痛胸闷。

  斋藤: 所以说,需要做检查,看他的胸闷到底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

  携康长荣:好的,明白了。

擅长的心脏介入手术

  携康长荣:现在的导管治疗这么先进,那么心脏治疗上,什么情况下是需要外科手术,需要搭桥的呢?

  斋藤:就是一开始整只血管全都堵塞,或者是血管的质地已经非常的脆弱硬化的情况下,需要搭桥。在中国的话,特别是像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压力很大,然后很多吸烟的人,所以很多年轻人发病的几率一直在上升。

  携康长荣:那您是只做心脏的导管治疗吗?

  斋藤:另外,还有瓣膜的治疗。

  携康长荣:现在在日本,大部分都是人工瓣膜吗?

  斋藤:现在最先进的治疗是,使用导管治疗来置换瓣膜。

  携康长荣:那瓣膜是人造的?

  斋藤:不,不是的。如果是人造的话,需要不断的吃药来减少它的排异反应。所以我们使用猪或者是牛的,心脏的心包膜拿来使用。

  携康长荣:那置换用猪心包膜的话,还需要一直吃药吗?

  斋藤:不需要,那个就吃半年左右的药就可以了。

  携康长荣:那现在您所从事的治疗中,有什么是您自己特有的,就是只有您能完成的治疗。

  斋藤:哈哈

  携康长荣:请您不要不好意思,介绍一下。

  斋藤:我比较著名的是:一个是从手这里的路径就是桡动脉的治疗,另外一个就是打通完全堵塞上的血管。然后另外的就是用导管进行瓣膜的置换。

心血管旋磨技术

  携康长荣:心内旋磨技术是怎么样的呢?

  斋藤:它就是用导管将一个很小的研磨钻头探进心血管内堵塞的地方,将已经钙化、比较坚硬的堵塞物研磨掉,以达到疏通的目的,但是它对比较软的堵塞物没有效果。

  携康长荣:之前是使用支架来治疗这种问题的,现在的话也有不使用支架去治疗,就是使用旋磨旋切术,这种情况是怎么来判断的呢?什么样的情况是使用支架的呢?

  斋藤:现在来讲使用支架是最简单最实际的。支架也是最高端的了。但是根据地段很窄之类情况的话,有时候也会有需要旋磨的的地方。旋磨的话缺点就是使用的导管是很粗的,对于患者来说是有压力。在日本国内,有些地方技术还是很高的,也有技术很差的。

  携康长荣:不做够数量的话,技术也是无法提升的呢,

  斋藤:是啊是啊。90年代的时候,每年治疗的案例都不到500例,然后2000年开始激速增长,现在的话,中国每年治疗就有50万人,在日本是30万例,是这样的情况。大量的接治患者,积攒了大量的经验。

  携康长荣:德洲会在中部的医院给我们演示了心脏的射频消融治疗,最终还是机器终归是机器会有器械的进步,但手法还是非常重要的对吧,包括使用的机器是一样的,在日本的话还是医生的技巧,注重团队协作。

  斋藤:是的。

       热线电话:400-0670509。